Going Digital During The Pandemic Chinese 疫情期间走向数字化
来自 Awani Review 的 Cynthia Eng 与 Exabytes 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Chan Kee Siak 先生进行了深入的讨论和访问。

疫情对企业发展有何影响?发展线上业务能够帮助企业持续发展吗?

让我们深入了解Chan, Exabytes 以及他们是如何在当前困难时期继续帮助企业发展的。

Exabytes 是如何起家的?

Cynthia:
晚上好,您正在收看的是 Awani Review,我是Cynthia Eng。在我们的节目,我们和打造商业和社会未来的商界领袖、企业家等进行交谈和访问。

在本期节目中,我们将深入了解一家来自槟城的公司。在过去 20 年间,该公司为众多企业尤其是中小型企业提供了广泛的支持,帮助他们扩大数字化业务。

今天来参加我们节目的是 Exabytes 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Chan Kee Siak。

欢迎 Kee Siak 来到我们的节目。很高兴能与您交谈。我们知道您目前在Exabytes 的所在地槟城。

现在,让我们谈谈 Covid-19 疫情以及由此带来的 MCO吧。

疫情无疑对很多企业造成了沉重打击。但是您的公司 Exabytes 却从中受益。我们稍后将详细讨论这个话题。

谈谈您是如何起家的吧。我知道您当时只有 19 岁。

Mr Chan:
是的,我在 19 岁时创办了一家公司。正好是 20 年前。那个时候我还在槟城拉大上大学一年级。

当时我跟很多大学同学一样,只是想获得一些额外的经济来源。因为我有修理电脑方面的技能和知识,所以我没有出去找兼职,而是决定了我想做的事情。

我开始了我的第一项业务,即维修和销售电脑零件。这项业务大约持续了六个月左右。在这个过程中,我读到了一篇关于Michael Dell的文章。那时,Michael Dell 在他的网站 del.com 上在线销售电脑,这给了我很大启发。我想我也需要为我的电脑销售和服务业务建立一个网站

然后我开始学习网页设计。 那时我才意识到我需要一个服务器托管服务,这样我的访问者或我的客户才能够有效地查看我的网站。我还发现当时提供网络托管服务的供应商并不多,尤其是在马来西亚。

很快我就看到了商机。通过我的进一步研究,我最终成为了一家美国公司的经销商。 因为20 年前互联网还处于早期发展阶段,所以我成为经销商的整个过程还是很快的。然后我开始在我自己的网站上使用这些服务。接着我就又把这些服务提供给了我的客户和朋友。慢慢地,我开始进行网络营销,剩下的故事大家就都知道了。

从那以后,这个业务一直在发展。我没有再做电脑销售和服务业务了,到今天的20年间,我一直完全专注于发展网站托管业务。

跟我们谈谈您是如何决定退学并开始创办 Exabytes 的吧。

Cynthia:
这是一段长达20年旅程。

好的,有意思的是我发现您是退学然后创办的这家公司。

跟我们谈谈您是如何做出这个决定的吧。

Mr Chan:
没错,但其实是反过来的。我还在上大学的时候就开始创业了。 那个时候,我一边在学校上课,一边经营着两项业务,一个是销售电脑,一个是网站托管。这两项业务都做得很好,尤其是网站托管业务。

鉴于有这么多的客户需要我提供的服务,我变得非常忙碌。所以我开始逃课,不去参加讲座,不写作业,最后也没有参加考试。

很快的,就到了我必须做出决定的地步。是重新专注于我的学习还是遵循内心的想法呢。我想,为什么不给自己一年的时间来完全专注于发展业务呢。如果我在事业上失败了,我可以随时回去学习,因为大学一直就在那里。但是如果我等到三年完成学业之后才全职从事这项业务,一切就都不一样了,因为三年的时间意义重大。

整个格局会改变,我的竞争对手会变得更多更强大,毕竟谁也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

这就是我当时的考虑。那时候我的业务发展也有了一定的基础,一直在稳定增长。所以我设法说法自己和父母给我一年的时间来试一试。之后这项业务也一直发展地很好。

你会建议其他人也这样做吗?

Cynthia:
所以实际上你也是像 Steve Jobs和Mark Zuckerberg一样走上了这条道路。那当有人来找你征求你的意见时,你会建议他们也这样做吗?

Mr Chan:
除非他们已经开始以某种方式开展业务,并表现出一定的吸引力。

和我之前不同的是,现在很多年轻人都想经商,他们在还没有创业的情况下,甚至在都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的时候就辍学了。我不建议这样做,因为这太冒险了。而且在商业世界中,你总是只能看到光鲜亮丽的一面,只能听到成功的案例。但是一千个例子里可能会有 990 个是失败的,只不过没有人会提到它们。

所以我不建议大家这样做。我不会建议年轻人放弃学业去经商。如果他们有信心可以很好地安排自己的各项事务,并且让其表现出很好的吸引力,那他们就可以兼顾学业和事业,然后再决定自己想要在哪方面做得更好。

这些年来,这个行业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作为一家企业,您的公司是如何成长的?

Cynthia:
您创办公司的时候,马来西亚提供托管服务的企业还很少。这些年来,这个行业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作为一家企业,您的公司是如何成长的?

Mr Chan:
20 年前,当你订购托管程序包时,你会惊讶地发现里面只有大约 10 兆字节。所以,如果你想要一个 50 兆字节的托管程序包,那你每年可能要花费 5,000 或 10,000令吉。

但我认为今天的技术变化很大。你发送一封电子邮件就已经是 20、30 兆字节了。技术本身发展和变化的速度就是非常快的,这一点也不奇怪。

就行业格局来说,当时提供网站托管服务的大多数只是 ISP 或电信公司和其他本地电信公司。和今天相比,几乎每个人都投入到了这个云空间之中。 微软有云服务,亚马逊有云服务,阿里巴巴有云服务。几乎每个人都在做,国内国外竞争都很激烈。

服务也在改变。以前只有托管网站和电子邮件的服务。但现如今,业务范围已经扩展到了很复杂的地步。你要有容器,你要有,你有各种各样的数字化需求。

您的与众不同之处在哪里呢? 您为什么专门针对小型企业呢?

Cynthia:
您刚刚提到竞争。您也面临着和很多大牌的竞争,比如阿里巴巴和微软。那可以谈谈您的与众不同之处在哪里吗?

因为我知道,Exabytes从一开始就非常专注于马来西亚小型企业的发展。为什么是小型企业呢?您为什么要专门针对这个特殊的目标群体呢?

Mr Chan:
是的,因为我们是从这里起家的,我们周围都是各种各样的小型企业。我们自己也有小型企业背景。自然而然地,我们就会从我们更熟悉的社群开始发展业务。

虽然当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我们从第一天起就已经这样做了,并且做了很长时间。 而且,当时大多数的公司或竞争对手,甚至是那些更大的电信公司和 ISP,更愿意为比较大的公司或企业提供服务。因为和他们投入的资源和努力相比,他们可以取得更多的收入和回报。

但与中小企业打交道,你可能一年只有几百而不是几十万令吉的收入。因此,许多企业和服务供应商认为这样的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

但对我们来说,我们起点低,基础薄弱,所以我们的成本也保持在一个较低范围。于是我们努力度过最初的艰难时期,并不断培养和扩大我们的客户群体,巩固我们的基础。

到现在为止,我们服务于世界各地的企业,其中东南亚客户约有 160,000 家,它们大多数是拥有 100 万以上用户的中小企业,因此我们积累了专业知识和实践经验。为了真正降低成本并最大限度地提高效率,我们必须找到实现自动化的方法。这样我们就不需要因为客户数量多而雇佣那么多员工,并且可以非常有效地经营业务。

贵公司正在采取哪些措施来帮助马来西亚中小企业参与数字化呢?他们真的参与到这种数字化来了吗?

Cynthia:
接下来我想和您谈谈 MCO 和 covid-19 疫情。

疫情加速了企业和中小企业采用数字化的进程。这也是此次疫情带来的积极因素之一。我知道 Exabytes 一直非常专注于帮助中小企业参与并真正实现数字化。

跟我们说说贵公司正在采取哪些措施吧,您是否觉得马来西亚的中小企业真正参与了数字化呢?

Mr Chan:
是的。我们的业务遍及马来西亚、新加坡和印度尼西亚。有趣的是,实际上,通过比较和查看,我们可以发现三个市场之间的差异。

就我们这边而言,说说我们自己的公司吧。实际上,我们在首相宣布在家办公前两周就已经开始在家办公了,这说明我们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

当首相下发第一个 MCO 和封闭管理以及其他禁令时,所有的中小企业,企业,个人都感到恐慌。 因为这种情况从来没有发生过。但是因为我们已经提前两周准备好了在家办公,所以我们已经进入了这种模式和状态。当大家都在恐慌的时候,我们已经启动了很多在线计划。

但说实话,没有人知道那个时候会发生什么,也没有人知道疫情会持续多久。我们的意图很简单。既然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做,那我们能做的就是分享给大家我们所知道的任何信息和最佳实践,以帮助所有中小企业实现数字化发展。

显然,这在 MCO 的前几周反响很好。我们组织了许多网络研讨会、分享会等等。但是实际上,最初几周仍然没有多少网站开发商,因为大家仍然感到恐慌。 然后在我们推出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效仿,以至于网络研讨会越来越多了。情况就是这样。

我们还可以看到其他不同。比如,实际上印度尼西亚的企业用户和市场本身还没有做好进行全面数字化的准备,甚至在封闭管理的最初几周和几个月里,他们都没有准备好应对措施。

再举一个例子。印度尼西亚的很多员工没有配备笔记本电脑。他们通常会去办公室在自己的工位上工作。所以当他们的政府也宣布封闭管理在家办公时,问题就立刻出现了。他们没有适合在家工作的电脑,而且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可能来自其他村庄或其他州。所以他们只能在雅加达租房子。并且他们甚至都没有合适的宽频,只能依靠手机。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就马来西亚而言,我们最大的差异之一就是封闭管理和MCO加速了我们的数字化发展,因为我们的基础设施和人员已准备就绪以应对此次疫情。

但雅加达并非如此,因为他们的基础设施和设备还没有完全准备好。

新加坡也不一样,因为与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相比,新加坡公司的生存成本更高,他们在数字化方面的支出也就略高。因此,就数字化发展方面来说,他们可能正在寻找更先进、更高端、更自动化的方案。

但总的来说,情况是很积极乐观的。

在这次疫情期间,中小企业都需要哪些服务?

Cynthia:
我想了解贵公司可以提供哪些服务。当中小企业来贵公司寻求帮助时,他们希望在疫情期间获得哪些服务呢?

Mr Chan:
是的,就中小企业和我们的其他大客户来说,他们需要的服务略有不同。

我们首先来说说中小企业。在过去,很多中小企业既没有发展数字化也没有建立自己的网站。因为疫情期间MCO封闭管理,他们无法经营实体零售店,无法像往常一样开展业务。他们只能被迫发展在线业务,所以实际上他们是从电子商务开始的。其中一些人最开始只是建立了一个简单的网站,但至少他们已经开始在网站上展示他们的产品了。

实际上,他们可以将顾客引导到他们的网站订购下单,或者至少吸引顾客去浏览他们的商品目录,他们可以通过 WhatsApp 或其他形式进行后续交易。

对于其他大型公司,或者我们称之为企业的大客户来说,他们过去已经以某种形式建立网站和发展数字化了。他们甚至正在进行更高级或更复杂的转换。因此,当MCO封闭管理开始时,我们可以看到,即使财政方面没有受到影响,我们的大多数客户实际上也在加速数字化进程。

意思就是,之前没有MCO的时候,他们可做个决定可能需要六个月。但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人想到什么就会立马去做,这样就会提前六个月去执行某个项目了。

企业是否仍对业务数字化发展犹豫不决?

Cynthia:
您是否仍然看到有些企业在加入业务数字化时犹豫不决?

Mr Chan:
三月和四月的时候还有很多不确定性。 到六月,七月和八月的时候,很明显,每个人都需要全力以赴地发展数字化了。到 10 月和 11 月的时候,我认为市场也开放了很多。我们看到一些企业似乎忘记了在疫情期间经营的痛苦。所以那些犹豫不决的人很可能什么也没有做出来。

但我们大多数的客户已经很清楚了,他们已经制定了数字化或转型路线图,他们在继续前进和追求。他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如何采用和部署线上到线下的经营策略,以便线上与线下相辅相成。他们也要思考,如果线下受到影响,比如受到再次封闭管理的影响,那要如何快速将顾客吸引到线上。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大品牌零售商正在为此努力。

贵公司如何帮助中小企业获得移动技术?中小企业应该专注于移动设备还是电脑设备呢?

Cynthia:
现在移动互联网的使用越来越频繁,贵公司是如何帮助中小企业使用移动技术的呢?他们会不会拿着有限的预算来问你有什么推荐?那您是倾向于移动设备还是专注于电脑设备呢?

Mr Chan:
实际上,你无法在手机设备和电脑设备之间做出选择,因为我们关注的是流量。 我认为移动设备的流量占50%-60%左右,电脑设备则在40%-50%左右。所以,如果只选择一个,你很可能会失去一半的机会。

但是现在,由于竞争和技术进步,有许多解决方案实际上能够做到移动设备和电脑设备兼容。所以,中小企业不必非得做出选择,因为两者可以兼得。

你需要确保你选择的是正确的解决方案。

在过去一年的Covid-19疫情 和 MCO 期间,贵公司的业务增长情况如何?

Cynthia:
在过去一年的Covid-19疫情 和 MCO 期间,贵公司的业务增长情况如何?是乐观的吗?

Mr Chan:
是的,总体上仍有增长。我们从中看到了好坏两个方面。从好的方面来说,我们的新销售额同比增长了 50% 以上。

但是对于我们现有的客户来说,虽然有一些增长但实际上有点停滞不前。原因是一些现有客户的业务,尤其是零售方面的业务受到了严重影响。所以很不幸,他们不得不退步或者取消某些服务。

但至少有一件好事,那就是当我们将新销售额和现有销售额放在一起进行比较时,我们看到整体业务同比增长接近 10%。

和我们谈谈更多关于 Sama-Sama 计划及其目标的信息吧。

Cynthia:
非常好, Sama-Sama 计划是Exabytes 在这次疫情期间帮助中小企业的举措之一。据我所知,该计划现已扩展。您能跟我们谈谈更多关于这个计划的信息以及它的目标是什么吗?

Mr Chan:
是的,这实际上是我们的合作伙伴 Ekuinas 的倡议。他们分配有CSR 基金,他们用这些基金帮助了土著马来西亚人,尤其是土著企业家。

实际上,他们也有很多用在其他领域的资金,比如有的用来支持前线,有的用到指定消费上。

对我们来说,因为他们也是我们的投资者之一,所以我们的计划是帮助土著企业家走向数字化。 Sama-Sama 数字化计划为每家符合条件的公司提供高达 5,000 令吉的补贴,我们还将帮助符合条件的公司通过 MDEC 和 Bank Simpanan Nasional 再申领 5,000令吉的补贴。他们有针对中小企业数字化发展的补助金。

五千加五千就已经补贴一万了。因此,和12,000令吉的原始价格相比,这实际上将大大降低了中小企业的数字化发展成本。

现在中小企业只需要投资两千,因为另外一万已经解决了。

您能否分享一些本土品牌的成功案例,尤其是受益于 Sama-Sama 计划的成功案例呢?

Cynthia:
您能否分享一些本土品牌的成功案例,尤其是受益于 Sama-Sama 计划的成功案例呢?

Mr Chan:
好的,在过去,很多人都明白发展数字化或电子商务的重要性,并且有意愿走上这条道路。 但当你看到初始成本的时候,会不确定它是否能成功,或者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实现完整的投资回报率,因此会犹犹豫豫。这种办法是不成熟的。你会在这方面做一点儿,在那方面也做一点儿。

但我认为,此次疫情和封闭管理让所有企业都体会到了在线业务的重要性。

另一方面,政府和私营组织提供的支持或补助金或任何形式的援助都可以大大降低他们的发展风险,对吧。

比如,我们有一位销售围巾的客户。在过去,他可能只能通过社交媒体或者通过朋友和家人这种非常手动的方式进行销售。但现在,他已经利用这些计划建立了一个成熟的电子商务商店。

与一条一条地发消息来确认信息这种非常手动的方式相比,现在我们有了一个更系统的方法来接收订单,顾客下单也很方便。传统的销售方式在一开始也没什么问题,但是当你每天有一百个订单的时候,麻烦就来了,事情可能会变得一团糟。所以你需要一些基本的系统来实现自动订购、自动付款和自动开发票等等。

我们看到了很多非常有活力、才华、积极向上的本土企业家。他们的产品也非常好。

但是如果没有这次疫情,他们可能还隐藏在某个角落名不见经传。由于此处疫情的爆发,每个人都别无选择,只能被迫利用数字化发展。他们完全转向了电子商务,现在也扩大了销售。

通过发展在线业务,我们客户的产品销售额已经增加了 40%。

您在哪些未来趋势中看到了机会?

Cynthia:
Kee Siak,我知道您除了是 Exabytes 的创始人之外,还是一些其他初创企业的投资人。比如,我知道的有 EasyParcel, EasyStore 和 EasyWork,这些都是帮助小微企业管理运营以及弥合技术与新常态之间差距的一些业务。那作为一个研究技术的投资人,您能谈谈从哪些未来趋势中让您看到了机会吗?

Mr Chan:
当然,物流方面就存在很大的机会。说到物流时,它不再只是我们今天谈论的 B2B 或传统物流。

举个例子,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出售和购买活海鲜。因此现在就需要一种不同的运输服务,这种运输服务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海鲜从一个地方运送到另一个地方。不仅如此,它还必须非常实惠,因为大家肯定都不想花100令吉的运费来买 50 令吉的海鲜,这没有意义,对吧。 所以我认为在物流领域机会很大。

另一个趋势是,我们现在在网上购买的东西越来越大了。在过去,大家可能会购买一些小玩意或衣服之类的东西。但是现在,因为去不了商场,而且这种情况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所以大家开始购买大件商品了。

比如,你可能要买一个大花盆,一些家具甚至床垫。传统物流的设计并不适合这种大件物品的运输,所以我们可以进一步优化物流服务以降低处理大件物品成本。

对我来说,另一个机会在教育领域。现在,很明显,各行各业都在谈论数字化、电子商务、云适用以及各种和 IT 有关的东西。但现实是,我们仍然缺乏足够的人才,不一定说非常优秀但至少对IT,数字营销和电子商务真正了解的人。我们仍然没有生产出足够的产品,或者说我们生产的产品可能与行业或市场真正需要的东西存在差距。

因此,如果教育领域可以进行一点改变,那就将教学大纲提高到当前标准吧,以便为未来的发展打下基础。我认为教育领域会有巨大的机会。

我可以想象之后很多企业会不再招聘传统的销售和营销人员。他们可能想招聘电子商务专员,数字营销能手,平面设计师,或者把视频拍得好的人。这些技能能够促进数字化和电子商务经济充分发展。

您是否希望扩展或投资以上提到的这些顺应潮流的领域和公司呢?

Cynthia:
您是否考虑扩展或投资以上提到的这些顺应潮流的领域和公司呢?

Mr Chan:
是的,作为一家技术公司,我们需要招聘很多这样的人才,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努力寻找合适的人才。

去年我们抓住了一些机会,我们投资了一家名为 Forward School 的教育初创公司。这实际上是要稍微冲击一下教育领域,弥合教育产品与行业需求之间的差距。

我们目前正在做一些事情。我们的目标是缩短典型的为期四年的教学大纲。我们想把它减到两年,因为我觉得花四年时间学习关于IT的知识可能太长了。

我们从学校学的东西在毕业后的第一年就已经过时了。

Cynthia:
过时了。

Mr Chan:
已经过时了,对吧? 因此,我们必须将其减少到两年。

另一方面,我们需要确保提供给学生的正是行业或市场所需要的。就算不是现在需要的,也是将来能确保供求一致的东西。

这就是我们专注做的几件事,另外,我们的不同之处还在于我们在学费方面非常具有灵活性和创造性。

很多学生的家庭条件并不是很富裕,他们确实负担不起全额学费,所以我们所做的就是让学费制度更加灵活。我们与一些私营部门结对,因为这些私营部门缺乏优秀的 IT 人才。 因此,有许多私营公司愿意赞助这些学生。唯一的承诺是,学生在完成课程后,他们将优先在这些公司工作。

更有趣的是,很多学生在还没有完成第一学年学习的时候就开始工作了。当工作到第二学期时,他们已经开始参与公司的一些项目了,这样他们既可以学习知识,同时又能将所学用于实践。

所以,我认为这种方法可以弥合供需之间的差距。

Cynthia:
好的,听起来您正在做很多令人兴奋的事情。非常感谢 Mr Chan 参加今天的节目,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够面对面地交谈。

希望您未来的计划一切顺利。谢谢您。

Mr Chan:
谢谢。 祝你一切顺利,保重。

Previous articleWordPress Plugins Series: Enhance WordPress Functionality with Useful Plugins
Next articleGet a Bigger Slice of the Pie in this Year End Promotion Season
Briana is a foodie who enjoys good food with great people. Gaming is a favourite past time too.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